素心问月

假期悠然,却是短暂.朝暮交替间转瞬即到尽头.
年味犹自余绕不绝,回想却发现几日来沉溺于欢庆气氛,做了些什么,倒不甚清晰了.

晚饭后家人和客人在客厅相谈甚欢,我不耐那推杯换盏,烟酒灼灼的喧嚣,借口写作业便到了阳台,反手关门离了那吵闹。
晚上无风,但雪霁后的空气里透露出一丝阴寒,三分料峭,窗外的街道旁有大人饭后携了孩子正放烟花,一阵劈啪声后十数道明亮的烟火向上窜来,恍如零碎的星河摇曳着冲破黑夜,鹅黄翠绿的流光带着喜庆,还杂着落寞。

我从四楼的高度在旁观看,而烟火也只大约升到这个高度,一明一暗一明,光倏忽照在我的脸上,来不及流连又匆匆向下跌落,融入夜色,孩子拍手大笑弃下烟花空壳而去,淡淡的硫磺硝石气味却向上升腾,我一时被呛住,正想回房,抬头看到一片柔光,停下了步伐。


说实话,城里的月光我不喜欢。她隐藏在钢筋水泥的铁幕间,也变得无情冰冷,从处于市中心的这儿望去,更是如此。不远处那些层层叠叠的高楼间,一轮缺月好孤寂,淡白的月光甚至不及身旁闪烁的霓虹,一弯月牙倒悬青空,有些仿若微笑上扬的嘴角,但我再看时,分明是一抹无奈的嘲笑。人人都更爱十五完满的明月,又有几人会在这欢庆时节去看那残月?也有罢,这样的人。我不就是一个。连日来的焦郁烦闷似乎变轻了,不绝于耳的恭贺之声和言笑晏晏,还有令人窒息的烟尘,强烈的酒气,这让我厌恶的气息,都被荡涤般淡了,淡了。是吧,吃多了鱼肉,还是一碗清粥粗茶让人舒适,看多了迷离的霓虹,听多了炮竹的喧鸣,还是夜的宁静更让人沉迷,一片月辉,一掊素心,花花世界里我们不过沧海一芥,聊以此刻与月相慰藉,一切都变得清明。俱往矣,东坡太白诚不我欺。


炮竹终会零落尘埃,肴宴终会曲终人散,闲情散志也终会在碌碌中泯灭,过年的欢乐犹在,却也意兴阑珊,我还是没有找到我要走的路,还是面向迷蒙的未来,但我也只能在偶尔抬头望月中,迎接下一个春夏秋冬。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 About Mesidetitle

然

Author:然
混蛋 叔控 伪萝莉
腐女 干物 火星人

除了金希澈
其他我都可以妥协

sidetitleMessagesidetitle
sidetitleCategorysidetitle
sidetitleFree Talksidetitle
我人生重要的大叔们
金希澈 本命,亲爱的,原动力

藤木直人

绿川光

麦当劳 = =

未完待续

sidetitleLinksidetitle
sidetitleCalendarsidetitle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sidetitle协约国sidetitle
sidetitle同盟国sidetitle
    3分鐘同盟 3分鐘同盟
    怠惰管理者 怠惰管理者同盟
    腐女同盟 腐女同盟
sidetitle Plus Me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

sidetitle Contact Mesidetitl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idetitle Visitorside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