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été

这是最漫长的夏天



傍晚的街口,拂面的热风,黏腻的衣衫,回眸的夕阳

小时候每个躁动的夏季都在晚饭后的树荫下的乘凉和芭蕉扇的暖风中闲闲度过

伴随着外婆的妖魔故事和邻里的家长里短,还有耳边一刻不停的巨大蝉鸣

但那是很久前的夏季了

回到自己家后,只剩下市中心异常闷热的水泥建筑群和凌晨街边一闪而过摩托轰鸣

在这个节令化成烦闷的枷锁

看不到

在楼群中看不到夜空的繁星

闻不到

在楼群中闻不到土地的气息

只有窗外的橘色街灯,投入窗户,极尽扭曲,扰乱了一个又一个安然的梦境



这是最漫长的夏天,过了今天凌晨,便满了一百天

一年有几个一百天

高考完的那一天,精疲力尽得如同刚刚厮杀完一场战役

这确实是一场战役,但我已不能像刚开始那样简单评判输赢



失望 自杀 领悟 重生



上小学的那一天开始,一直抱怨假期的短暂

没有放假便数着日子盼放假,放假了则忘了日子尽情玩

作业总是最后才想起来,然后一边赶着作业一边投入对下一个长假的等候

这个夏天没有功课 ,没有唠叨,连升学的压力也被稀释到最小

世界杯,世博像两个催化剂

聚集在这个热夏,加速它的沸腾

于是日夜颠倒的看球,日夜颠倒的玩电脑

去旅行 去采风 打游戏 看动漫

无法无天再也没人管

但竟然还未过一半就厌倦了 , 所有的热情变成无趣和单调

单调生活一成不变的枯燥

于是又迅速的冷却

主动要求去上课,主动跑去图书馆,买了一堆一堆的书回家看

直到自己也被吓到,冒着酷暑 晒成黑人 汗流浃背 还每天跑去报道

“诶诶?这种情况不对吧,,,我应该宅在家沉浸在二次元才对吧,,喂喂,,这是怎样啊。。。。。"

然后咋舌着安慰自己“都怪这个夏天太长了”

恩,对,就是这个原因吧



这是最漫长的夏天

这种漫长不仅仅是时间的跨度

就像走在路上看到行色匆匆的人来人往

总不自觉的去想 到底是时间在人群的来往间匆匆流逝还是我们本身就游离在时间的罅隙

嘛,管他呢

这个夏天,经历了和好友的分离,和旧友的重逢

和老同学的相见,还有即将迎来新同学的结识

在夏初时鼓起勇气的感情,也随着夏末的到来渐渐平息

还有第一次和朋友旅行的兴奋

第一次离家的不安,迷茫

第一次心口不宣的眷念

太多的事情都纷沓而来 铺展在这个没有边际的夏



即使来年的夏天从5月蔓延到9月,也再无法比拟这个夏天带给我的

漫长的漫长的 回忆

c'était un été très ardent
ca fait si longtemps

硕鼠硕鼠,无食我鼠

很多故事,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已经成为过去
很多时候,还没有学会珍惜,就必须学会失去

10年2月22日凌晨,点点走了.这只可爱的紫仓才陪伴我不足一个月,但是已经走了.
如果她是自然老死,我只会遗憾的希望她走好,但是,她的死亡却那么离奇,那么可怖.

假如以前我以为巧合只是人们编造的借口,那么今天起,我真的开始相信这种冥冥的注定

昨天一如往常,回校报完道后帮斑斑和点点喂食玩耍,我看着斑斑尖长的指甲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帮他剪剪.
然后把斑斑放回笼子,捧起点点,昨天的她很乖巧,最近几天才渐渐熟悉起来,但我真的喜欢这个孩子,小小的,软软的,让人生怕下手重一点就捏坏了她,这种如获珍宝的宠溺,大概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她妈妈了.
临睡前妈妈从卫生间经过客厅回房间,她开门问我怎么忘记点点的整理箱关起来了,我满口答应着,但转念想到箱子那么深,外面还有一个大纸箱,应该出不来吧,结果这一个转念害死了她.
夜里总是睡不踏实,梦到了点点被外婆喂了人吃的东西,心里还惦记着早上一定要告诉她不能这样.浑浑噩噩就到了清晨.
天色未明,家里也还没有开灯,黑暗里只有朦胧的光,我一边走向卫生间,一边停在放着他们的箱子的凳子前.不知道怎么的有一种念头,突然很想摸摸点点.我只能看到箱中物体的轮廓,但是往日她熟睡的木削中没有她的柔软身体,我方法看到左边一点有一团黑黑的,心想你呀竟然睡到外面来了,伸手便摸,触及到的,只有她僵硬的尾巴和身体.打开灯的一瞬间,我呆掉了.


她的身体仰面向上,僵直着早已死去,胸前的躯体被挖开,血肉模糊中一些内脏早已不在.
我哭了,在开学第一天的清晨
不可抑制地哭出来

我知道,只有他会那么做,斑斑,他们刚刚见面的第二天,点点的脚趾就被他咬掉了一根,如今的惨象,也只有他能做到如此.
我没有去找他,看到血迹干涸的尸体,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觉得恶心,涌上心头的只有怜悯和不甘,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他是怎样进来的,他自己的笼子只有天窗可以出入,何况那么高,外层又有两个纸箱,他怎么过来的,为什么要吃掉她!
外婆的眼睛也泛出泪水,她说你快看.
旁边斑斑的笼子天窗大开,他也不在笼内,而是在纸箱的角落瑟缩着.

"你也知道错了么!!!!!!!!你也傻了么!!!!!!!!你怎么不去死!!!!!!!!!!!!!!!"
我突然觉得他很脏,不是外表的肮脏.
我戴上手套狠狠地住过他丢到了笼子里.

我真的不想再看他一眼,我怕自己会掐死他或者从楼上扔出去.
妈妈听到声响也出来了,她一边骂斑斑,一边招呼外婆拿了垃圾袋把点点的尸体连同她的垫料一起倒了进去,我没有看她的表情.我转身尽了卫生间.
一边洗脸一边哭泣
一边刷牙一边哭泣
一边梳头一边哭泣
我的眼睛仿佛睁不开一般只会弯成那样的弧度让泪水不停的留下来

妈妈回房间和爸爸讨论了一会.
我穿外套的时候听到他们的交谈.
他们像是真的有些生气,更多的事不关己.
"斑斑真该死啊..这的大坏蛋,不给你饭吃!"
"嗯,打他,霉他(不理睬的意思)!"
他们的话也许是想安慰我,也许是为了给我出气.
但是他们低估了
这个月来一直是我亲手喂食他们,帮他们洗澡,陪他们玩,给他们臭烘烘的笼子换垫料,给他们买玩具,装饰小窝,然后美美的拍照.
我真的把他们当称自己的儿子女儿,不是玩物那样任意玩乐丢弃.
我刚刚买的小恐龙房子因为天气冷你还没有进去睡过.小奶酪你不喜欢吃我还没有清楚你的口味,你刚刚习惯站在我的手心哼哧哼哧的喷气,你还要每天跑转轮给我看.你怎么就走了呢.

这是巧合的合集
如果昨天我盖上了盖子,
如果斑斑没有打开天窗,
如果他没有翻出来,
如果他没有跳到你的房间,
如果你们是一个品种.
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惨剧
没有如果,没有如果

昨天的梦,是你给我的警示么,
你当时是否在无助的呼喊?哭泣?
你很疼吧,你很绝望吧,的记忆里有没有我?
你短暂的一生就此终结,如果有以后,你再让我养你,照顾你,好么?
我的点点,我的小紫,我可怜的女儿

出门的时候已经做不出其他的表情
哭得太多让脸皱缩成那个蹙眉悲伤的表情
"请你帮我把她埋了,不要就这么扔掉好么"我请求外婆

晚上回来时听说她被埋在了花坛附近,起码没有被扔进垃圾车
那里不该是你的归宿
硕鼠硕鼠,无食我鼠
你既已往生,请

救赎

标题:应该读成希庚

时间:2009.12.16 00:18

内容:
我每次只有演唱会的时候在中国..即,偶尔去
不过每次去中国的时候人气都非常的高
心情当然很好不过到这种程度我也很惊讶
于是问了韩庚
我:喂 金希澈(他把自己的名字的中文念法用韩文字母标成发音打了出来= =)~这个是我吧?嗬 为什么我的人气那么高呢
庚:因为你是混小子嘛

我:(-┏)

于是问了经纪人大哥

我:哥,我为什么这样呢?呵呵 啊 心情超好的 呵呵呵呵

哥: 你这样的类型算是第一个,所以喜欢你的人多吧 呵呵
我: 哦~ 那是不是说得把头发养长直到腰为止了?呵呵呵呵

哥: 还有啊,韩庚在中国经常说起你的事

我 : 这小子.. 是不是又说我教他骂人的话——^

哥 : 韩庚经常说在韩国感到辛苦的时候你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说你们俩是很好的朋友~ 大家都问怎么不来中国 呵呵

我 : 啊 看来他做了蛮可爱的事嘛 呵呵 害我都不好意思了 呵呵

哥 : 还有,你的饭有点吓人呢 呵呵 是因为像你才这样?呵呵

我: 我的饭本来就这样 呵呵 啊 最近比较大众化呢 呵呵 是不是应该调调胃口 呵 我也觉得这样更自在呢

哥 : 呵呵

我 : 不过为什么我的牌子上都写着公主呢?女装照片也更多了
哥: 那个;; 韩庚是中国的王子? 然后你是公主^-^;;

我 : 啊 是不是得把腋毛刮干净再来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后来跟韩庚两人一起喝酒的时候稍微提到了
我: 喂 谢了啊

庚: 谢什么

我 : 就~ 听说你在中国常常提起我的事~因为你,我虽然基本不怎么去中国在中国人气都很高 呵呵呵呵(说这种话真的太难为情

庚 : 吵死了~ 喝你的酒去

我 : ^-^(真想给这小子一下..^)



温暖的朋友(-┏)




以上是金希澈16号的日志,这个孩子那是应该沉溺于12号南京的演唱会的气氛中.但接下来的一周后,却发生了那样的事.谁都不能预料

当我知道韩庚要解约,ZM脑残发言这些事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
我并没有看媒体报道也没上网查询,所以直到今天才看到了那段视频
之前的几天,不停的安慰着小中和源儿,虽然不知道具体事情,但一如既往坚持相信他们
也劝说着孩子们不要担心要对他们有信心

但我终于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且不说脑残是怎么会有那种言论的,韩庚的行为让我费解
我一直以为他不会真的解约,但媒体说共有六人,甚至还有小队,
这难道代表宝蓝之约不会实现了?我真的不想相信
韩庚是小队长有自己的责任,所以我一直劝说自己他是为了帮脑残抗罪,
所谓的奴隶合约我们也早就很气清楚,不说韩庚是否复得了违约金
我自私的问自己:难道他可以舍得希澈?舍得那么多兄弟!?

卷卷是老幺也是很沉稳的存在.当他说出那一串英文的指责.我并不认为他再说韩庚
但是事实如此,接连的丑闻,不和的传闻一个个传出来
我不禁怀疑是有人作祟或是我们真的要走到尽头了

神起出事时,我悻悻地说也许下一个就是我家的男人们了
难道应验的这么快?所谓的韩流不复,但在争议的浪头就要以他们的颠覆作为代价么?
这不公平.我真的还眷恋着曾经的少年们
我真的相信他们的情谊或许不止友谊
我真的想再一次投入宝蓝色的海洋直到世界洪荒
我真的还想在听到他们亲切的呼唤妖精的名字,对我们的暖暖谢意
我真的不希望因为利益让他们如同曾经的神起龃龉相悖

今年的平安夜,我没有纠结儿女情长,我没有时间顾自感伤
我只愿静静祷告 请我主听到我的祈愿

亲爱的主耶稣
若你能听我心声
请庇佑我爱着的
拂开蒙尘的心灵
原谅无知的错误
平息舆论的喧嚣
还原纯粹的初心
请赐福那些年轻的
活力的肉体
请坚定他们的信任与决心
让一片宝蓝于世
不息
阿门
sidetitle About Mesidetitle

然

Author:然
混蛋 叔控 伪萝莉
腐女 干物 火星人

除了金希澈
其他我都可以妥协

sidetitleMessagesidetitle
sidetitleCategorysidetitle
sidetitleFree Talksidetitle
我人生重要的大叔们
金希澈 本命,亲爱的,原动力

藤木直人

绿川光

麦当劳 = =

未完待续

sidetitleLinksidetitle
sidetitleCalendarsidetitle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sidetitle协约国sidetitle
sidetitle同盟国sidetitle
    3分鐘同盟 3分鐘同盟
    怠惰管理者 怠惰管理者同盟
    腐女同盟 腐女同盟
sidetitle Plus Mesidetitle

和此人成为好友

sidetitle Contact Mesidetitle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sidetitle Visitorsidetitle